洋妓 - 洋妓

咚咚咚!〞门上突然响起了一阵扣门声。

〞谁!〞我披上了一件外套便往门口走去。我打开了房门才发觉是位我从未见过面,更不要说认识的香艳无比,淫艳万分的女孩子站在门外。

她是个白种的女人,个子比较高,长得十分漂亮,不过脸上画的妆可嫌太浓太浓了一点,脂粉实在太厚,口红涂得太艳太艳了,一看便知道是个淫蕩美艳的妓女。

她走进了房内,便主动把外衣脱了下来,上身是件紧身的露背装,她坐了下来便拿起口红涂抹。她仍然慢条斯理的在扑香粉、搽胭脂、涂口红,同时拿起了一口红递给我,要我为她涂抹。

〞是你的朋友茵茵小姐要我过来的!〞我一时仍然是满头的雾水,她和茵茵扯上什幺关係呢?难道她是茵茵的什幺外国朋友吗?如果是,为何我从来不知道呢?

〞先生,茵茵小姐要我来服务你的。〞她接着说道。

我这会儿才明白了过来,英文中的〞服务〞的意思,有一方面是指性交这码事情。

我不禁笑了起来,茵茵竟然会想到这幺做,大概是上次开玩笑时说我水平不行,干不过白种女人,现在要洋妓女来试一试我!

我对她笑了笑,却突然觉得有点拘束了起来,毕竟一个陌生的女人突然闯了进来,然后告诉你说,是别人要她来和你性交的,你能一下子接受吗?

但我还是为她涂口红,慢慢缓和了不少我紧张不知所措的情绪,于是我很大方的与她交谈了起来。

显然她是属于高级妓女那一类的,像她们这种女人大都是出自有头有脸的人家,而且都是身材姣好,脸蛋漂亮的女人,否则,至少脸蛋、身材都要是一流的。

她将娇躯依偎在我的怀中,且玉手紧扣着我的脖子。我轻轻拥住她那微微发烫的躯体,手便落在她那金黄色的长髮上,轻柔的揉弄着。

她仰起了脸,让我的唇吻住了她刚刚涂了好多香艳口红的唇。

啊!那股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便经由她的唇、她的舌尖传遍了我的全身,我已是未饮先醉的仙翁了。

她的唇生得那幺妙,口中的那股脂粉口红芳香随着舌尖的滑动,让我全能闻到、全能感觉到。

我抱着她的手,抱得更紧了,并且从头髮落了下来,摸到了她那光洁雪白的脖子,然后是她背部那一片平滑柔细的肌肤。最后,我的手落在她的肥臀上,她的下身是一条丝质的长裙,这使我揉弄着她的玉臀的手感觉异常的性感、异常的柔和。

正当我的手揉弄得起劲的时候,她推开了我的手,且她牵起了我的手,走到床边去。

我吻着她的唇,一面把她压倒在床上,然后我们就吻着的爬到了床中央,我立刻像一头疯狂的野兽,手托着她漂亮的下额便疯狂的吻起了她。

〞嗯…嗯…哎唷……〞她禁不住的娇哼了起来,呼吸也渐渐的急促。原来抱住我脖子上的手,这时落了下来,伸到我的下体处,揉弄起了我的淫棒。这样子可非同小可,我那根淫棒立刻如怒胀的野牛似的,马上抬头怒吼了起来,抵着了内裤。

〞嗯…嗯…嗯……〞我贪得无厌的狂吻着她的唇,她又要我为她补妆,于是我拿起口红在她唇内外反覆涂抹,抹了一遍又一遍,她要我往里面多涂一点,连牙齿牙肉都沾满口红。

她又申出舌头,要我在上面涂,我先在她的舌头搽了胭脂,再在上面一遍又一遍地涂了好多好厚的香艳口红,我抱起她疯狂接吻,她的涂满口红唇彩的舌尖在我的嘴里游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