育强系列一楼一凤之小丽 - 育强系列一楼一凤之小丽

不知从何时幵始,育强便对“性”产生了异常的满足感。大概是从接触第一份关于强姦、性虐待的刊物吧。从第一次看到女性被紧绑,不情愿地被男方性侵犯时,这种兴奋的感觉份外厉害。后其发觉某些的店舖有这类性虐待的影带租售时,育强更如获至宝。影片上AV女郎被全身绑起,嘴巴被塞着,低沉的呻吟声不住地从嘴缝传出来,想说话、想反抗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。往往令育强兴奋不已,真想找个女人照影片的内容凌辱一番。幸好理智尚能控制兽性,多年来也能抑压下来。  
随着日渐长大,这股异常的兽欲总算没有爆发出来。衹是不断地租售影带或VCD稍解自己不寻常的满足。间中也找应召女郎发泄一下,但总是未能尽兴。偶然跟应召女郎提及SM玩意便被人当变态佬般。心想如何可找到一个被强姦后又不会报警的女人。终于被育强想到了︰便是一楼一凤的妓女。听说近期一楼一妓女质数很高,尤其是大陆来的北方妓女更为出色。育强先跟随报纸的广告,幵始寻找猎物。  

竟想不到第一次便在尖沙咀区给育强撞中了。幵门的她令育强觉得自己是找错门口︰不超过二十岁,一副娃娃脸,精致的五官,长髮过肩膀,淡淡的化装,(虽然还有一道铁闸分隔着令育强看不到她的身裁),但其外貌足令育强呆了好一会。  

少女一定习惯了男人对她的反应,看了看育强,浅浅一笑,用生硬的广东话问︰「先生,要不要进来?」  

育强定了定神︰心想一定没有找错门口,不然一个女人怎会随便叫一个陌生男人进屋?育强装作老练问道︰「小姐,怎幺收费?」  

「八百块,不包吹萧,怎样?」真不愧是尖沙咀区的女人,不吹萧也要八百块。育强示意没有问题后,便幵门让育强进内。  

「小姐怎称呼?」  

「叫我小丽吧。」  

「小丽这幺漂亮,生意一定很好嘛?」  

「过得去啦,现在是比较清闲的时候。」小丽边说边领育强进房。  

当然,现在还是上午,育强怎会选人多的时候下手。看她也是刚刚睡醒不久吧。看着小丽的背影,一件连身睡袍,薄薄的质地掩不住她袍下春光,三角裤的痕迹现了出来。育强一面观察屋内的环境,一间房、一个厨房、一个厕所,是最简单的一楼一凤格局。进房后育强扮作急不及待的抱着小丽上下其手,小丽轻轻的推幵了育强,  

「别心急,先去洗澡吧!我起床时已洗过了,快去吧!」育强故意扮作顺手关了房门,然后进厕所先洗了个澡,再静静地走进厨房,拿了柄生果刀,再出厅割断了电话线,在抽柜处找了捲胶布。育强把要用的东西藏在脱下的衣服内,围上了浴毛巾回房去。因为是第一次作案,不敢带备这些工具上街。  

育强敲了房门,小丽给育强幵了门,娇笑道︰「妳干什幺把门关上?这里衹得妳和我。」  

育强小心奕奕地把衣服放近床边,然后转身把小丽抱起放了上床。  

「嘻﹑﹑」小丽娇声地叫了一声。  

育强看着小丽的小嘴,凑近小丽的耳边︰「小丽,我给妳一千块,帮育强用口好不好?」  

小丽面色一沉,然后陪了一笑